企业邮箱 集团主站 繁体
 / 媒体中心 / 媒体报道
媒体报道
媒体报道
船上的年夜饭他吃了15年
发布时间: 2016-02-22 分享到:

       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春节期间,整个城市在灿烂的烟花下格外妖娆迷离。在大连湾港,每天晚上,“青山岛”轮都会拉载着成百上千名返程旅客,准时停靠在码头。

       人们常说: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”,但船员说大海航行更要靠轮机!因为船舶的动力、电力保障都来自于轮机,设置在船体底部的机舱就是船的“心脏”,运转的机器使舱内的温度变高,轰鸣声让人听不清自己说话的声音。在这样相对“与世隔绝”的环境中,“青山岛”轮的轮机长寇介云工作了15个年头。2月19日正月十二晚,利用“青山岛”轮靠岸后短暂的休息时间,记者登上客轮走进了它的“心脏”,了解80后轮机长春节期间的坚守。

       体验: 机舱内36摄氏度高温,说话基本听不清

       沿着船体内陡峭的扶梯,记者下到了“青山岛”轮的“心脏”机舱。由于机舱里噪音很大,轮机长寇介云特意找来一副耳套让记者戴上。打开机舱的大门,迎面一股热浪袭来,机器声震耳欲聋,机舱内满是柴油、机油的味道。记者注意到,在机舱内一处管壁悬挂的温度计上清楚地显示着,此时机舱内温度高达36摄氏度。寇介云时不时用手摸头,打手势提醒记者小心碰头。

       记者顺着扶梯下了一层,看到发电机正在工作,排气阀上下振动,发出“咚!咚!咚”的声音。在机舱内没待多久,记者已经浑身湿透,闷得喘不上气来。寇介云告诉记者,轮机部除了轮机长外,还包括轮机员、电机员、机匠长和机匠。他们各司其职,常年工作在客滚船的底部,除了与驾驶室之间的联系外,工作期间几乎“与世隔绝”,随着载重量的加大,他们往往身处海平面下面,担负着非常重要,又极其乏味的工作。而作为轮机长,除了配合船长工作外,更重要的任务是确保机舱动力和辅助设备运转正常,保障船舶正常运行,“进出港时,我必须待在机控室内,随时监控各设备的参数指标,其他人员在机舱内各司其职。其余时间轮机部人员会24小时轮流值守在安静且恒温的机控室里,监控机器是否运转正常,并按规定定时到机舱内巡视,检查机器设备是否有异常”。

       15分钟后,当记者爬出机舱时,一股舒服的凉风立马袭来,耳边也顿时安静下来。看着机控室内一丝不苟工作的船员们,心中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

       坚守: 15年没有回家过年,把机会留给同事

       31岁的寇介云,老家在山东潍坊,今年已经是他上船工作的第15个年头。由于家在外地,再加上工作繁忙,几乎每年春节他都是在船上度过的。而今年春节,原本停航4天、有机会回家过年的他,又将机会留给了家在大连的本地船员。

       在寇介云的脑海里,更多记忆的是在船上过年的情景,“在船上过年其实也很热闹。每年的除夕,船上会留一半人值班,聚餐、看春晚、包饺子、听新年钟声,这是中海客运多年的传统。除了看春晚,别的活动也很丰富,唱歌、猜谜、打滚子、下象棋、打乒乓球。”

       而今年春节,对于寇介云来说,有着特殊的意义。自己的二女儿刚满11个月,这是孩子出生后过的第一个春节,寇介云节前特意给女儿邮寄去一份节日礼物。春节期间,只要有时间寇介云就上网与妻子视频聊天,逗逗自己的宝贝女儿。

       按照班期,正月初四晚上“青山岛”轮正式起航,开始了年后的第一个航班。正月初六大风降温,船靠在烟台避风。初七风力略减,中海的客轮因为抗风等级高,率先复航。由于正值返程高峰,“青山岛”轮不停往返于烟台、大连间,接送返程客流。

       别人的春节长假对于寇介云来说,只不过是平常。

       “幸福是自己干出来的,苦恼也是自己找出来的。干我自己喜欢的工作,一点都不辛苦,我很满足。”寇介云常说,在他心里有两个家,一个“大”家,一个“小”家。一个家在客轮上,一个家在潍坊,两个家我都爱,两个家我都放不下。有时候我只能牺牲小家,因为客轮上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,有很多旅客等着我为他们保驾护航。

       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。”寇介云选择了船员这个岗位,就选择了奉献,生命因奉献而变得美丽。在人生的路上,虽然没有鲜花,没有掌声,但他却赢得了同事的尊重与赞赏。

       新商报记者 毕重伟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